您的位置:主页> 行业热点 > 揭秘化工园污染内幕

揭秘化工园污染内幕

揭秘化工园污染内幕

去了趟连云港,沾了身“化工味儿”。江苏连云港化工园整改期内污染现状堪忧!

顺着导航的指引,在显示距离目的地还有7.3公里的地方,一股淡淡的异味儿便“挤”进了车厢,附近南腰庄村的村民告诉人民网记者,那是从远处的化工厂里吹过来的“化工味儿”。

一场罕见的大风裹挟着雨雪,袭击了中国东部沿海的大部地区,但却依然没能吹散乐清谷(化名)家屋里屋外那股浓浓的“臭鸡蛋”味儿。

“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没关系,闻久了就习惯了,我们都是这么过的。”看着记者不停地流眼泪并且咳嗽,好心的乐清谷从屋里拿来一条毛巾,“刚洗的,很干净的。”记者接过毛巾后,手在距离面部几公分时又迅速移开,因为毛巾上的“化工味儿”似乎与空气中的差不了多少。

在距园区还有约4公里的刘庄小学门口往东看,你会发现前面所有村庄都被笼罩在一片淡蓝色的“薄雾”里。董沟村的村民说,那些“薄雾”就是化工厂和钢铁厂排放出来的,“几乎终日不散”。

“现在除了刮西风还好一些,其它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作为十队村为数不多没搬走的住户之一,乐清谷说她已经在此闻了快二十年的“脏空气”,她说自己的鼻子已经失灵,“闻不到有什么怪味儿了。”“最早的时候只有一两家化工厂,离我们村子比较远,只有刮东风的时候才会有味儿飘过来,后来化工厂越建越多,直到把村子全包围在中间。”

被随意倾倒的化工废物,和随时被焚烧的导热油

“这就是从前面那家化工厂里倒出来的炉底废料,从颜色上看,从炉里出来的时间不会超过8个小时。”应记者的请求,村民王某停下电动车,随手拿起一根树枝,很认真地在那堆废物里翻了翻,然后指着北面的一家工厂说,他曾经在那家厂里干了两个月,后来因为“太呛人”就不干了,现在在兴鑫钢铁公司干普工,不交保险一个月能领3000元左右,“虽说比化工厂里挣的少,但至少能少挨点儿呛。”

王某说,从村里到兴鑫钢铁公司上班的路上,一早一晚在两侧的拆迁废墟里,偶尔会看到有化工厂的人在倒废物,“因为拆迁留下了大片垃圾,这下可方便他们(倒废料)了。”

“老板们只管苦(赚)钱,却害了咱们这些老百姓。”王某骑上电动车走的时候,给记者撂下了这句话。

如果说化工厂偷倒废物是借助于拆迁废墟而有“预谋”进行的,那么企业明目张胆地违规焚烧固、液废物,则似乎是一项持续的工作流程。

记者在一家叫“连云港埃森化学有限公司”的锅炉车间附近看到,车间门口放着两个大油桶,一位操作工人正在从其中一个油桶里将一种黑褐色的黏稠物质舀到一个小桶中。舀了四、五次后,操作工提起小油桶走到不远处的煤堆旁,将黏稠物质倒入事先挖好的煤坑中。过了约半小时,操作工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动作,然后用铁锹将煤坑填平,又在周围铲了几锹煤均匀地撒在煤堆上,以确保从外观上看不出有填埋过的迹象。

化工厂一名工人将废导热油从大桶中舀到小桶里,以方便往不远处的煤堆里倾倒。闫峰/摄

工人带着小桶里的化工废油走向煤堆里事先挖好的煤坑。闫峰/摄

工人将煤坑填平,从外面绝对看不出有填埋过的痕迹。闫峰/摄

在1个多小时的观察过程中,这位工人师傅的整个操作从容淡定,没有丝毫多余动作,没有任何惊慌失措。他给记者的第一感觉是:这是一名熟练工。

记者以打听路为借口,与这位操作工聊天时,他说油桶里装的是废导热油,埋进煤堆里,是为了方便烧,“不烧没地方放。”一位在附近化工企业上班的盐城响水县小伙子告诉记者,化工厂烧废导热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每个工厂都在烧,这不是什么秘密。”

而当记者以附近村民的身份拨打电话到灌南县环保局,反映化工园区有“化工味儿”的情况时,该局一位接听电话的女性工作人员则给记者举了个例子:就像你们家做红烧肉时,就会有红烧肉的味道一样,生产化学品也难免会有化学品的味道,“我们没有办法保证没有这种味道,如果你觉得化工厂的味道真有害,你就应该拿出一定的证据来证明你所说的,而不能仅凭一句话就怀疑它有害。”

化工污染防治专家:有气味就表示有问题

王欲晓,徐州工程学院化学化工学院博士、副教授,是化工污染防治方面的专家,有多年从事化工污染防治的理论和实践研究经验。对于记者遇到的“化工味儿”的问题,王欲晓给出的答案与灌南县环保局上述答复完全相反。

王欲晓认为,化工污染主要是废水、废渣和废气的“三废”污染,相较而言,“三废”中的废水和废渣两项是地方政府监管较严的项目,“一般而言,都会要求化工企业在自己的厂区建有废水处理站,初步处理之后再进入大型的污水处理厂进行最终处理,而废渣基本由第三方的废渣处理机构专业处理,唯独最大的处理难题就是废气。”

王欲晓表示,理论上讲化工企业是不应该存在废气污染问题的,“换句话说,所有的化工企业都应该是在保证没有气味的前提下生产的,一旦有了气味,也就说明出了问题,这也正是监管部门应该解决的问题。”

气味产生的原因,王欲晓说有多种可能,有可能是人为有意的排放,也有可能因为生产企业的设备陈旧老化造成的跑、冒、滴、漏等。他认为从企业运营的角度来看,多数企业是不太关注气味儿问题的,而从各地的实际监管来看,政府部门对废水和废渣的监管,也明显要比对废气的监管严得多。

在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采访两天后,记者驱车280余公里赶到徐州,在出高速收费站缴费降下车窗的那一瞬间,收费员笑着冲我们说完“请出示通行卡”后,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你们身上有股‘化工味儿’。”

工业园区种种乱象

一、为便于原料和产品运输,许多园区往往沿江或临海分布,据统计仅长江经济带就分布了上百个国家级工业园区,过去的几十年间,鄱阳湖、黄河、海河、淮河、近海、地表径流都有园区的污水直接排入,破坏极大,后果严重。

二、沿海发达地区的一些高污染产业被淘汰后,打包到了经济欠发达地区,摇身一变成了当地的工业园区。在许多地区,工业园区实质上是污染转移和包庇重污染企业的幌子。

三、规划不科学、监管缺失,工业园区的发展一度泛滥,许多地方为了政绩变着法子搞工业园区,搞出来的“四不像”非但不能产生经济效应,反而问题严重。

四、有的园区建设的初衷就是为了方便污染的集中处理,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是污废处理能力跟不上。业内人士表示,大量需焚烧填埋危险废物因处置能力匮乏,超期超量储存;而大量危险废物因缺乏综合利用技术,占用焚烧填埋资源。

园区的整顿措施建议

一、要扭转颓势,先要在思想上摆正方向,改正急功近利的心态,“一岗双责、党政同责”或许能改正这个毛病。

二、建立完善的制度,严格把控审批、规划、招商、运营、管理、处置等各个环节。

三、在园区的规划上要科学合理,有的放矢,兼顾眼前和长远,充分考虑环境问题,严格执行环评、“三同时”制度,配置合理有效的污染防治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