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行业热点 > “化工围江”不可“一刀切”解决 长江化工整改何去何从

“化工围江”不可“一刀切”解决 长江化工整改何去何从

“化工围江”不可“一刀切”解决 长江化工整改何去何从

随着春节渐远,春节期间的空气质量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往年春节燃烧大量鞭炮,导致各地的PM2.5浓度直线升高,全国各地相继实施了相关的禁限政策,更何况被视为“污染之最”的化工污染呢?

近日,长江沿江化工带被治理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化工围江”的污染及治理问题成为了化工界的大热门。化工界担心长江上下游涉及化企及化工园较多,整治难度大,各地会对沿江化企实行“一刀切”治理。



治污切莫“一刀切” ,前车之鉴不可取

“一刀切”确实不是治理的最佳办法,南非工业没落则是前车之鉴!南非早在90年代就已经是发达国家,随着工业发展,环境污染也日益加重。但南非当时的总统曼德拉错信西方国家,对工业企业实施“最严厉的环保法案”。


此法案主要是取消对企业的帮扶,增加化企的税收,罚款无上限,环保测评不过关则能开工,借此类方式来减少生产排污,达到污染整治的目的。


这种“一刀切”的治理方式,导致南非早前兴起的化工企业尽数没落,如今落得贫穷祸乱的下场。可见“一刀切”的治理方式并不可取。


目前长江各地争相为处理“化工围江”的问题想尽办法,随着污染问题日益严重,环保整治也越发严苛。为此,部分沿江地区相继出台相关规定,要求长江一带的化企搬迁!


江苏对全省54家化工园区进行全面梳理,建立化工园区退出机制,坚决取消不达标化工园区。江苏还明令指出严禁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新建布局化工园区和化工企业。对距离长江干流、重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污水不能稳定达标排放,污水处理设施尚未建设、配套不完善、运行不正常以及利用暗管偷排、渗井、渗坑等方式排放污水的化工企业,依法责令停产,限期搬离原址,进入合规园区,整顿改造后仍不能达到要求的,依法责令关闭。

湖北省


湖北全省现有化工企业1021家,其中沿江1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105家,沿江1公里至15公里范围化工企业455家;化工园区58个,园区外的化工企业456家,园区内的化工企业565家。湖北计划实施每年安排专项资金支持沿江化企“关改搬转”,制定“一企一策”任务清单,对搬转企业提供土地、资金等帮助。


虽然以上两个化工大省,为长江化工带整治问题都制定了相关的规定及措施,但并不是规定工厂离江距离、要求搬转就能够实现污染治理。污染的本源是化工企业,需整治也得从化企自身下手。

2

长江化工带整改,困难重重


历经几十年化工污染的沿江化工带,其治理需要长时间的督查和规划。据目前公开资料显示,长江化工带存在多项历史堆积的整治问题,例如:此前的污染治理不足,大量化工废料堆积未能及时整改等。


而今,环保督查越发严格,第二轮回头看已经开始,2018年已有不少企业因污染环境获罪或赔偿,2019的环保整治更是声称比往年严厉!面对多方环保压力,各地环保局不得不更加重视“化工围江”带来的污染问题。


但整改治理之路,困难重重。一是过往的污染物并未完成整改,新的污染物又随之而来;二则是普遍化企的生产工艺及过程仍存在排放大量危废的问题。单靠“搬转”、“设置距离”,污染治理只是治标不治本,即使搬离长江,也会污染其他的地方。


目前各地正因地制宜地出台的治理措施,设置入园门槛建立能够形成循环产业链的化工园,使化企之间能够相互消耗产生的废料原料等,实现化企的循环产业链。罔顾公众安危,随意排污或污染严重的污染事故则可以通过行政、法律等手段进行解决。国家的环保力度加强,能够有效地限禁化企排污。但化企作为污染的制造者,从化企自身开始治理,才能从源头解决围江污染的问题。

长江化工带的污染问题,不仅是高污染、高风险的化企围江问题,还存在这些化企工艺落后、设备老旧以及环保意识薄弱等问题。羊毛出在羊身上,化工围江虽说工厂密集造成污染也会更大,但是污染并不是搬离就能杜绝的。


要将污染减少,实现危废减排,还得从化企自身做起。化企引进或研发新的节能减排技术,不仅有利于企业发展,减少环境污染,还能在同行竞争中保持环保优势,无论搬转到何处,都能生存下来。